【未普評論】特習「哥倆好」的迷思

2020-06-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在過去的兩周中,關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共領袖習近平的關係,出現一種說法。特朗普前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出書披露,特朗普曾直接要求習近平幫他連任;《彭博》採訪若干中共官員,他們稱,中國希望特朗普連任;《國家利益》雜誌直截了當地說,「特朗普政府幫了中國」。現在的特習關係,很像蘇曉康先生幾年前撰文中所稱呼的特(川)習「哥兒倆好」。

這種說法對準備在競選時狠打中國牌的特朗普來說,不是好事。但是對理解習近平現在的黨內處境和他的對外戰略,卻提供了一個可能的、讓人豁然開朗的答案。

從表面上看,特朗普是歷任美國總統中對中國最強硬的總統,但博爾頓出書揭示,特朗普對中國其實是軟弱的鴿子而非強硬的老鷹。比如,他要習多買農產品助他連任,並稱習是中國300年來最偉大的領袖;他放棄制裁新疆官員,但轉眼就簽署了《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中國剛剛承諾兌現貿易協議,特朗普立即推文稱,美中完全脫鉤仍是選項。對中國企業中興和華為的制裁,特朗普也是軟硬不定。

對此,有不少人說,這是因為特朗普在下一盤大棋。他們認為,中共說希望特當選,是在玩計謀,當不得真。理由是,中國方面已經被特朗普的貿易戰和其他脫鉤動作整的七葷八素,居然還希望特朗普連任,這不是怪事嗎?

事情就詭異在這裡!如果你仔細梳理習近平在2017年的19大報告,他的全球治理理念,他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他對「歷史性機遇」的強調,再看看中共這幾年在南海,在北極,在非洲,在一帶一路各國的勢力擴張,在各類國際組織的「搶班奪權」,你就會發現,中共的這些理念和舉動充分顯示了習近平人馬的政治計謀和算計。在他們的政治天平上,一頭是特朗普連任對中國經濟、科技和外貿可能帶來的損失,另一頭是他的連任在國際舞台上給中國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霸權帶來的「歷史性機遇」,兩者相比,孰輕孰重,對他們是不言而喻的。

有人說,一個分裂的美國是中共樂見的,這話不錯。最近中文自媒體湧出大量報道美國反種族歧視示威的文章,極盡扭曲事實之能事,可見其明顯企圖。但是一個孤立的沒有盟友的美國,更是中共特別樂見。因為這最合乎習近平用他的中國模式稱霸世界的野心。習近平的全球野心就是寄托在一個分裂的美國,一個沒有盟友的孤立的美國之上。他們的判斷是,如果特朗普能夠連任,中共將能更快地實現自己的全球野心,改變國際秩序,改變國際組織結構。

關於習近平在黨內的處境,似乎也很詭異。從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的「政治僵屍」一說和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披露的信息看,習面臨著黨內下台的巨大壓力,但看起來卻穩如泰山。其背後的原因可能也與特習「哥倆好」及其有關事宜相關。按照黎智英的說法,習近平在中共黨內面臨著不得不下台、必然要下台的壓力,但是黨內看不出可以挑戰他的勢力。蔡霞說,全黨和全國都被綁架了,此話不錯。問題是,全黨和全國被綁架,只是因為習近平的淫威和高壓統治?

我過去也認為,習近平為了保權位,不惜綁架全黨全國,不惜一條道走到黑。但我現在認為,這種思路可能已經不足以解釋習近平現象了。我從2017年年初特朗普上台以來就一直在跟蹤,美中兩國在國際舞台上此消彼長的變動趨勢,也一直在跟蹤習近平在黨內的處境。我認為,習近平之所以為所欲為不受制約,是因為他的全球野心綁架了9000萬黨員和14億人民,而許多黨員和民眾包括對習極端不滿的人,為中國稱霸的遠景而心甘情願地追隨習近平。

習近平要的是整個世界。對這個問題,西方不應再熟視無睹了。美國的國際地位受損,中國因美國受損而受益。這是一個零和博弈。美國不能繼續在國際事務領域退卻,世界領袖這面旗幟不能讓給專制國家!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