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全听党话跟党走 回到五四未来时

2019-05-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五四运动一百周年,是历史时刻,该老老实实检讨一下五四成就了甚么,又还有甚么仍须努力。奇怪是中共给青年的总结和忠告是……「听党话、跟党走」,真是没有最荒谬,只有更荒谬。

从时序看,五四先于中共建党两年,若説谁跟谁走,也是中共跟五四走,怎会颠倒时序,要五四所代表的年青人理想,跟当年仍未面世的中共走?这样说,无非是把中共的发展看成是五四的唯一正宗传承者,代表了五四运动精神的全部或核心,其馀的都是支节和末流,完全不值一哂。

从历史看,中共的发展不外是跟五四精神走。五四运动的意义,不仅是青年学子率领国人,反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凡赛尔和约的政治抗争行动,也是知识界彻底批判传统,要求思想文化脱胎换骨,并决心向西方取经救国的新文化运动。中共创办人当年以俄国社会主义为师,以暴力革命权力集中再造中国,确是换掉脑袋重整国运的取径之一。

不过,中共的取径既非唯一方法,也非坦途。五四运动前后的新文化运动,思想百花齐放,单是政治上,由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西化自由派、崇尚解除政治社会对人性束缚的无政府主义者到革命先锋党以武力推翻政府的社会主义信徒,无所不包,中共执信的俄式社会主义只是其一,远非全部。

尽管政治理念差异极大,大家都标榜民主与科学,也不论政治取向如何,均要求以科学精神、态度、方法探讨社会问题及文化,破除迷信、偏见、误解、陋习,并以民主原则讨论和解决问题,组织社会和国家,从而由文化生活到政治实践,彻底摆脱封建传统,结束军阀政治,新年代才能顺利开创,国民的修养才配得上主权在民的制度。事隔一世纪,物换星移,究竟哪套想法最经得起考验,更有助中国人建立科学文明,重视追寻真相,又哪套想法最能发扬民主,让人民发挥主人翁精神?

简略回顾历史,中共追随俄式社会主义,在强大的外力支援下取得政权,执政中国七十年。不过,一党专政下,高度集权体制加上政治挂帅,由五十年代开始,政治运动此起彼落,党的领导成为道德、政治、思想、文化的唯一评判标准。五七年反右运动,把五十多万党内外异见者划成右派;五、六十年代大跃进,民不聊生,导致三、四千万人饿死;十年文革,集权体制变本加厉,恶化为个人独裁,政治败坏,经济衰退,国家到了崩溃的边缘。

毛泽东身后,改革开放来临,一面思想解放启动,一面经济走向市场,但政治体制原封不动,官倒猖獗横行,积聚已久的民怨,趁住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爆发,演变成占领天安门的八九民运,最后邓小平出动军队血腥镇压收场。九十年代初,邓重启经济改革,但求经济增长,不谈政治改革。

千禧年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多年间贸易额增加六倍,是全球第一大出口国及第二大进口国。当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强国年代到了,便一面标榜中国模式,标示其成功自有原因,并非追随西方所致,同时又宣扬民族主义,放弃政治改革,更扬弃普世价值,加强监视民间社会,防微杜渐,不断收紧政治言禁,甚至连宪政也不能公开探讨。至近年,人大更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为习近平永续权位铺路。山重水复一世纪,中国又再次倒向个人独裁。

一百年过去,五四的旗帜仍然飘扬。今天反思五四,不是为政治现实涂脂抹粉,而是以当年高举的科学和民主两大标杆,审视当下的中国,继续批判封建文化的愚昧无知、习非成是、误尽苍生,也继续鞭策大家追求民主,追寻命运自主、幸福美满的生活。由是观之,由五四到六四再到雨伞运动,一脉相承,前呼后应,向时代发出良心的呼声,尽管后果各有不同。

反观当权者只求控制五四的含义,在他们看来,五四属于过去,自己早已道成肉身,更得成正果,但在沾沾自喜之中,郑重要求年青人「听党话、跟党走」,难免露出马脚,彷佛我们正回到未来,重返五四发生那时的军阀年代。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