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李家超局长人有三急

2019-04-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公开表示对修改《逃犯条例》十分心急,显然说漏了嘴。

李家超究竟急甚么?若说急于遣返在台湾杀死女朋友的嫌疑犯,过去一年来,台湾政府三度接触特区当局,要求商讨如何移交该疑犯,唯港方却未有回应及拒绝会面。李家超蹉跎岁月至今,还好意思讨人怜悯,呼吁大家从受害人家人的角度著想,但他自己整年却坐在茅厠上闻风不动,又何曾有为这些家人著想过?

若说害怕疑犯潜逃,因此急于修法再把他移交台湾,就更加无稽。该疑犯在港触犯的罪行,法庭已裁定有罪,日内将会判刑,若刑期短,修例未成已释放疑犯。若刑期长,只要特区当局不再拖延误事的话,该有时间跟台湾政府达成司法互助协议,再把疑犯移交台湾也未迟,根本无须赶于七月前更订《逃犯条例》。

更实在的问题是,即使急忙改好也是白费功夫,因为台湾政府一再声明不会接受新安排,因为新修订的《逃犯条例》把台湾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没有任何台湾政党会认同,更不要说执政的民进党了。同时,新例一旦施行,特区政府可按北京的引渡要求,把在港过境或旅游的台湾人送到大陆受审。

其实李家超的急,是急于避免继续出丑,以免因出丑而引起的政治后果。条例修改建议推出以来,当局的大话空话统统给人拆穿。甚么修补漏洞维护公义,甚么别无他法唯有修例,甚么顺应台湾请求,撇清原意来自北京的嫌疑,都是一场又一场的烟幕。千言万语,都是谎言和歪理,不过是暗渡陈仓的遮羞布,借港人在台湾犯案抽水,敞开方便之门,让大陆日后可以引渡之名向香港伸手要人。

更甚的是李家超之流的进退失据,自打嘴巴。当局的建议给人批驳得体无完肤,其论据亦全失立足之点,却一概视而不见。唯一改变是迁就商界,从可被引渡回大陆的罪行清单中,删除跟商务有关的九项条文,但依然无法释除商界疑虑,因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反而删除九项罪行,正反映特区当局认同商界担忧,对大陆司法制度不予信任。但既然不信任,又为何要修改《逃犯条例》呢?

面对法律界以至公众批评,李家超不回应挑战,不澄清质疑,不讨论反建议,更不撤回提案。他不是无言以对,而是厚颜无耻,继续若无其事,重覆又重覆地旧调重弹,甚么修补漏洞维护公义丶别无他法唯有修例丶尽早遣返疑犯等等,彷佛过去两个月的讨论从未发生,彷佛早被驳倒的官方看法依旧完美无缺,剧本照读,高官我自为之,一切行礼如仪,也彷佛大家没可奈何。

不错,只要李家超自己不觉丢脸得无地自容,他当然可以蹉跎下去。问题是,凭这様的窝囊表现,天天理屈词穷丶事事有问不答丶常常自说自话,谘询下去,时间越长,只会惹起更多人更大的反感,由此引发的政治后果,便不能不著急了。

首先,七一将临,修改《逃犯条例》必成众矢之的,局长那副麻木不仁又装作维护公义的官僚嘴脸,也必成众人之耻,起煽风点火的作用。有自知之明的,当然要尽早离开暴风眼,以免成为七一政治动员的一大推手。

其次,今次政府输尽民意,只好靠建制派立法会议员铁票支持,但单凭当局不知所谓的论调,随时火烧连环船,拖低建制派政党的支持度,对十一月区议会选举和下年立法会选举,都是极其不利的因素。

其三,北京可以即时稳住大商会的支持,但社会讨论越深入,商贾名流基于自身利益和亲身经验,比市民更易明白威胁所在,反对声音将会更强大有力,一个以商界为主要支持基础的特区政府,却出卖商人利益,将陷入管治危机。

不过,当局和建制派议员至今仍然自作聪明,他们若坚持错误下去,高速而粗暴通过修例,定必留下污名,付出代价。难道扮作无知无辜无能,就可以把责任推得一乾二净?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