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中國】王清林大反轉說明司法改革走不出死路

2019-02-2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王林清,2月22日在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中自認「監守自盜」,王林清在視頻中違心地「承認」了,是他拿走最高法院對陝西省高院二次二審的「千億礦權」正卷、副卷及部分卷冊。最高法院緊接著以群眾對「凱奇萊案」卷宗丟失結論非常滿意為題,發文通告大陸各大媒體,王林清現被公安機關以「非法獲取、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犯罪線索」的罪名立案偵察,輿論為此嘩然。

「千億礦權」案走到最高院已經不是第一回。早在十年前,該案就曾經到過最高院,儘管最高院為了照顧地方省級法院的面子,將案件發回重審,希糾正錯案,但是陝西省法院在省委書記趙正永和全國人大領導李建國等高官、貪官的干涉下,堅持錯誤不改。陝西高院也不得不繼續任性,把已經發回重審的「千億礦權」案幾乎沒作任何修正、糾錯,就給最高法院「發回重審」。

按照大陸民事訴訟法的規定,被最高院發回地方重審的案件,再次回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院必須依法做出判決或裁定。王林清就是依照法律,糾正陝西高院事實認定錯誤、裁定陝西國土資源廳合同違約。

不過,最高法院審委會成員杜萬華、民一庭庭長程新文,夥同最高院院長周強干涉該案;領導們要王林清放棄再審此案的權力,萬般無奈下王林清向崔永元求助,講述了案卷丟失,王林清還公布了領導人批示過的印迹。就此,王林清為自己「非法獲取、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犯罪線索」埋下了伏筆。

在崔永元公布王林清的視頻中,王林清講得再明白不過。他說「我公布此視頻,就是為了保自己的命」。然而,王林清只能在惡法定他有罪之後,他才能保全自己性命。筆者以為,同樣的事在美國就是不會發生,為甚麼呢?

美國法官聯邦一級由總統提名、任命;州和縣的法官,有的州是由選民選舉產生、有的是州長提名任命。已經當選和已經被任命的法官,在赴任後不能再參與任何政黨的政治活動,以保持法官對法律的忠誠。法官除了不能再參加政治活動、政黨活動外,也不能被當事人宴請,有違反上述規定,證據確實會被立即停職接受調查。

這和中國大陸的情況恰恰相反,中國的大陸法官尤其是審委會的高級法官,必須是中共黨員或花瓶政協黨的重要成員。法官「要聽黨指揮」,參加黨布置的任何任務。從千億礦權案我們清清楚楚地看到和聽到,最高法審委會成員杜萬華要求王林清放棄法律規定,保留個人意見不說,而且還要按照領導周強非法律之想法,明確表態二次、要二次發回重審。2月22日那則央視王林清自認「監守自盜」的認罪新聞中,最高院的說法就非常有意思:「人民法院堅持黨對工作的絕對領導、以充分的事實、確實的證據、詳盡的過程,將整個問題的原貌客觀地呈現在公眾面前,還原了真相,」報導還說這認罪,擦亮了群眾的眼睛……

在美國,筆者十年前曾採訪過紐約市的一個縣級法官。筆者問:法院的院長是否可以過問案子?院長能否指定法官如何判哪一方或第三方輸贏?那位女法官回答筆者說,「別說是法院院長,就是總統也不能干涉我審判案子,這是法律賦予法官獨立權力,誰都不能奪走」。正因如此,美國少有錯案和冤案,即便是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審判,也要體現民主審判原則。九名大法官,一個案只能一人一票,首席大法官也不能改變多數大法官的投票決定。至於州長、總統,可以對案件審判發表評論,但是也不能在案件審理中寫條子、打電話、派秘書助理干涉進展,更不能改變案件的判決與裁定。

「千億礦權」案只是最高法黑幕冰山一角,但是透過這冰山一角可以看見,習近平在司法刀把子領域的改革走入死路。從對王林清處理上看,習近平奪刀把子後,讓公平公正陽光照進每一起案件的路還漫漫長遠。黨領導立法、司法,還管執法,冤假錯案就必然遍地,哪怕是在最高院也是司空見慣。

- 趙岩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