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中国】王清林大反转说明司法改革走不出死路

2019-0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王林清,2月22日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中自认「监守自盗」,王林清在视频中违心地「承认」了,是他拿走最高法院对陕西省高院二次二审的「千亿矿权」正卷、副卷及部分卷册。最高法院紧接著以群众对「凯奇莱案」卷宗丢失结论非常满意为题,发文通告大陆各大媒体,王林清现被公安机关以「非法获取、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犯罪线索」的罪名立案侦察,舆论为此哗然。

「千亿矿权」案走到最高院已经不是第一回。早在十年前,该案就曾经到过最高院,尽管最高院为了照顾地方省级法院的面子,将案件发回重审,希纠正错案,但是陕西省法院在省委书记赵正永和全国人大领导李建国等高官、贪官的干涉下,坚持错误不改。陕西高院也不得不继续任性,把已经发回重审的「千亿矿权」案几乎没作任何修正、纠错,就给最高法院「发回重审」。

按照大陆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被最高院发回地方重审的案件,再次回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院必须依法做出判决或裁定。王林清就是依照法律,纠正陕西高院事实认定错误、裁定陕西国土资源厅合同违约。

不过,最高法院审委会成员杜万华、民一庭庭长程新文,夥同最高院院长周强干涉该案;领导们要王林清放弃再审此案的权力,万般无奈下王林清向崔永元求助,讲述了案卷丢失,王林清还公布了领导人批示过的印迹。就此,王林清为自己「非法获取、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犯罪线索」埋下了伏笔。

在崔永元公布王林清的视频中,王林清讲得再明白不过。他说「我公布此视频,就是为了保自己的命」。然而,王林清只能在恶法定他有罪之后,他才能保全自己性命。笔者以为,同样的事在美国就是不会发生,为甚么呢?

美国法官联邦一级由总统提名、任命;州和县的法官,有的州是由选民选举产生、有的是州长提名任命。已经当选和已经被任命的法官,在赴任后不能再参与任何政党的政治活动,以保持法官对法律的忠诚。法官除了不能再参加政治活动、政党活动外,也不能被当事人宴请,有违反上述规定,证据确实会被立即停职接受调查。

这和中国大陆的情况恰恰相反,中国的大陆法官尤其是审委会的高级法官,必须是中共党员或花瓶政协党的重要成员。法官「要听党指挥」,参加党布置的任何任务。从千亿矿权案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和听到,最高法审委会成员杜万华要求王林清放弃法律规定,保留个人意见不说,而且还要按照领导周强非法律之想法,明确表态二次、要二次发回重审。2月22日那则央视王林清自认「监守自盗」的认罪新闻中,最高院的说法就非常有意思:「人民法院坚持党对工作的绝对领导、以充分的事实、确实的证据、详尽的过程,将整个问题的原貌客观地呈现在公众面前,还原了真相,」报导还说这认罪,擦亮了群众的眼睛……

在美国,笔者十年前曾采访过纽约市的一个县级法官。笔者问:法院的院长是否可以过问案子?院长能否指定法官如何判哪一方或第三方输赢?那位女法官回答笔者说,「别说是法院院长,就是总统也不能干涉我审判案子,这是法律赋予法官独立权力,谁都不能夺走」。正因如此,美国少有错案和冤案,即便是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审判,也要体现民主审判原则。九名大法官,一个案只能一人一票,首席大法官也不能改变多数大法官的投票决定。至于州长、总统,可以对案件审判发表评论,但是也不能在案件审理中写条子、打电话、派秘书助理干涉进展,更不能改变案件的判决与裁定。

「千亿矿权」案只是最高法黑幕冰山一角,但是透过这冰山一角可以看见,习近平在司法刀把子领域的改革走入死路。从对王林清处理上看,习近平夺刀把子后,让公平公正阳光照进每一起案件的路还漫漫长远。党领导立法、司法,还管执法,冤假错案就必然遍地,哪怕是在最高院也是司空见惯。

- 赵岩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