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習近平現象與香港之死

2020-06-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是中國文明與西方文明正面衝突的產物。當大清王朝決定割土求和的時候,沒有人會想到,這個當時不起眼的漁港,會成為屈指可數的國際大都市,更不可能想到的是,這片小小的殖民地,百餘年來竟能對人數最多且歷史悠久的文明,產生如此巨大和深刻的影響。從洪秀全、孫中山,到中共起家的省港大罷工,中國建構現代國家的每一步,香港都扮演了微妙的角色,更不用說,沒有香港,完全不能想像中國的經濟崛起。正因如此,香港今日的死亡結局,在一年前都是所有人都無法想像的。

但是,敢想常人之不敢想,恰恰是當今中國獨裁者習近平最突出,也最令人不解的品格。習近平究竟想幹甚麼?一直都是所有關心中國和世界大勢的人試圖回答而無法回答的問題,這是因為,任何一個理論框架,其實都無法對習的行為和選擇做出邏輯自洽的解釋,更不用說給出靠譜的預測。

習近平現象,不僅是中國,也是人類前所未有的經驗,因為在他之前,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不靠本事和德行,意外獲得如此巨大而不受制約的權力。他不僅可以支配世上無人能及的巨量資源,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影響無以計數的人口之生死和命運。他從來沒有為擔負這樣的責任做準備,但從他的經驗看,如果他出於自知或良知放棄權力,就不僅會被清算,而且可能導致政權崩潰、天下大亂,即使不這樣,他也將遭到天下恥笑,因為他竟然傻到不當皇帝而自取羞辱。在這種情況下,他認為自己唯一的選擇,就是所謂「底線思維」,翻譯成大白話,就是用盡一切手段來保權位,多一天算一天,管他身後是不是「洪水滔天」。

這種狀況前無古人,因為歷史上皇帝都指望傳位給子女,這種狀況恐怕也將後無來者,因為很難想像未來的中國和世界會允許這樣的險境再度發生。但眼下,中國和世界將不得不面對習近平現象帶來的巨大挑戰。香港之死是這一挑戰的最新發展。在我看來,單純從黨國利益和意識形態的角度,其實都無法解釋習近平為甚麼一定要置香港於死地。港人的頑強抗爭讓習近平在世界舞台上「很沒面子」,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心理因素。當然,如果毀掉香港意味著習近平馬上就會失去權位,習近平也會選擇忍耐。

這就涉及到一個更重要,也更不易回答的問題,那就是習近平為甚麼能走這麼遠?為甚麼不僅中國沒有力量阻止習近平的「任性」,美國和整個自由世界也沒能阻止習近平。從大的格局來說,民主政治的危機,美國和西方的相對衰落,中國多年腐蝕西方精英獲得的成功等等,這些都是許多人已經看到的重要原因。但這些現象並不能推出香港必死的結論。重大的歷史事件都會有一些重要的偶然因素。

最近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曝光的有關特朗普與習近平的特殊交易讓我們看到,香港之死有可能是特朗普被選為美國總統的歷史後果之一。習近平看到了特朗普其實並不在意中國的人權,這促使習近平做出了毀掉香港這一歷史性的決定。為這個決定付出代價的,將不僅僅是香港人,因為失去了香港的世界,會是一個更失衡、更危險的世界。成就習近平現象的一個重大歷史因素,就是未能走出「周期律」的中國,現在不僅可以再次自毀,也有了毀滅世界的可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