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特朗普的勝利與美中角力

2019-03-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關心美中關係的人,都不會不思考這樣一個問題:針對特朗普的「通俄門」調查,會對兩國正在吃緊的貿易戰乃至兩國對抗的格局,產生甚麼樣的影響?現在,穆勒的調查終於有了結果,那就是未發現特朗普與俄國政府勾結的證據,這不能不說是特朗普的一個重大勝利。那麼,特朗普的這個勝利對美中兩個大國的角力,又會帶來甚麼影響呢?

很顯然,所有支持特朗普對中國打貿易戰的人,都會認為這是一個好消息。因為特朗普的勝利有利於他繼續對習近平保持壓力。雖然這種壓力未必能迫使習進行有利中國的改革,但對於改善美國與中國競爭的戰略態勢是有利的。如果是希拉里上台,她能不能做出這種大決斷,是大有疑問的。

但是,特朗普的強人政治作風,不僅對他的總統職位,也對美國的司法和政治體制,帶來了很大的衝擊和風險,這也是不爭的事實。此次特朗普的勝利,不僅意味著他保住了總統的職位,也意味著美國的司法體系,保住了自己獨立和公正的權威和信譽。也就是說,特朗普的勝利,沒有以犧牲美國司法的公信力為代價,因此,這不僅是他個人的勝利,也是美國價值和司法制度的勝利。

美國的民主政治能不能經受住特朗普衝擊的考驗,特朗普的總統職位能不能經受住美國兩黨政治的考驗,現在還不好判斷。應該說,穆勒嚴守非政治化的調查過程受到普遍信任和尊重,為今後「通俄門」一案的政治過程,提供了一個好的基礎。

我相信,所有認同美國價值和制度的人都能理解,美中兩國的角力,不僅是兩國利益和國際地位的爭奪,也是兩種價值和制度的較量。作為一個華人,如果不是反對中國的官方價值和體制,那麼就沒有理由不想看到中國超過美國?但如果中國贏了,就意味著專制贏了,民主輸了,那我就只能希望美國贏,中國輸。

那麼,美國是不是就沒有輸的可能呢?我的看法是,中國不可能贏,但未必意味著美國一定不會輸。不少海外華人看到了美國乃至西方的民主政治陷入困境,就認為,甚至是希望中國贏,美國輸。這種傾向是是錯誤的,也是危險的。

中國為甚麼不可能贏,我想最近蘇北發生的重大人禍能給我們反對專制的理念提供最新的支持。雖然民主和專制國家都會發生大的人禍,但專制國家的人禍更難以問責,而且有越來越難以問責的趨勢。這決定了專制國家一定會輸。民主為問責提供了機制,但也不意味著一定能問責成功,所以民主也可能會輸。

民主是非常不易成功,卻有很多機會失敗的政治體制,對大國來說更是如此。美國民主政治今天面臨的挑戰前所未有。挑戰不僅來自現行制度的設計缺陷,還來自一些歷史性的因素。其中之一就是非白人族裔的人口超過白人族裔的大趨勢,這增加了白人,尤其是其中的藍領階層的不安全感,削弱了社會互信,從而增加了民主政治的困難。中國則代表了對美國民主政治最危險的外部挑戰。中國不僅有巨大的財力腐蝕美國的精英和商界,而且還有軍事實力以同歸於盡來訛詐美國。特朗普的勝利會讓一些人更相信他是某種神意差遣來應對美國面臨的這些挑戰的,我倒是更願相信,美國社會還有足夠多的道德和智力資源,幫助美國,也包括幫助特朗普,渡過這個歷史難關。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