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特朗普的華為難題

2019-03-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明眼人不難看到,特朗普原來是想給習近平一個面子,放孟晚舟一碼。但這件事一旦進入司法程序,他直接干預的余地就不大了。不過,不少習慣於陰謀論思維的中國人完全不能理解這一點。問題是,中國官方也不能理解法治國家的基本規則嗎?習近平也不能理解嗎?我的看法是,用法治國家的邏輯來解讀孟晚舟和整個華為事件,在中國的官場是完全犯忌的,是極端的「政治不正確」。我還相信,對營救孟晚舟,習近平一定有非常感情色彩的「最高指示」,否則,中國安全部門不敢擅自搞「人質外交」。

那麼,習近平這樣做,不是適得其反嗎?加拿大怎麼可能公然向中國的流氓外交屈服呢?問題是習近平認為自己不能示弱,示弱的政治後果不僅是直接衝擊到自己的「基本盤」,而且會顛覆中共的整個「愛國主義」話語,讓很多自認為愛國的人,指責他賣國。一個關鍵的因素就是,華為與中興不同,中國有不少人認為華為是中國崛起的英雄。即使在很多對習近平不滿的企業家和知識人中,佩服任正非的也大有人在。雖然這些人不會否認華為會盜竊西方的技術,但這是一種可以原諒的原罪。這個原罪遮蔽不了任正非創造了奇跡這個事實。

換句話說,華為在中國民眾中是有威望、有口碑的,習近平在這個關鍵時刻不出手支持華為,等於是政治自殺。我認為特朗普看到了華為事件的敏感性,從大局考量,特朗普認為他應該不讓華為問題,特別是孟晚舟問題,影響他與習近平的關係,從而影響貿易談判、朝核危機這些更重要的問題。但是,司法獨立是民主國家的「天條」,特朗普還有甚麼繞開司法程序的空間嗎?

美國憲法確實賦予總統非常大的權力,尤其是事關國家安全,總統有相當大的便宜行事的空間。這是許多民主國家都沒有的制度安排。比如現在美國政治博弈鬧得很兇的特朗普宣布美國南部邊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就是一個最新的例子。我相信,如果特朗普認為從國家安全利益出發,放孟晚舟有利,他有可能利用總統的特權,儘管這樣會遭到很多非議。特朗普不怕非議,他關心的是他這樣做,中國方面會以甚麼來回報。

特朗普顯然還在想用另一個辦法來緩和華為問題,那就是允許華為在美國經營5G。這個想法在兩國間的信任已經嚴重惡化的今天是否現實,本身是有問題的。但是,通過這個表達,特朗普傳遞了一些有意思的信息。第一是他對華為持一種尊重的態度,第二,他不想搞壞他和習近平的關係。釋放這種善意的主要目的,當然是想與習近平在貿易問題上成交,但我認為特朗普對於兩國對抗風險失控的顧慮,比過去是增加了。這是他在華為問題上頗費心思的主要原因。他知道,習近平在貿易戰問題上付出了很大的政治代價,華為問題再丟面子,他很難接受。華為問題已經成為檢驗兩國能否做到「管控分歧,鬥而不破」的標誌性事件。

特朗普能否找到解決華為難題的辦法,有待於觀看加拿大啟動引渡司法程序的進展。中共這一次選擇了全力爭取打贏官司的策略。如果一開始就選這條路,而不是搞流氓外交,那中共即使輸了官司,也能保住面子。但現在如果輸了官司,就意味著非要看特朗普能不能找到辦法了。否則,習近平要保住面子,就只能選擇在貿易談判上更強硬。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