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後真相時代」與強人政治

2019-02-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本周,全球媒體都在期待幾個重大新聞事件如何展開。一個當然就是即將在河內舉行的「特金」高峰會。*一個是美中貿易談判時限已到,是否延期,會否因其他事件,比如朝核問題最新發展而生變?再一個就是委內瑞拉危機會否嚴重升級,成為美俄博弈的新熱點?在美中兩國政治方面,也有影響巨大的政治事件隨時發生的機會。美國方面,「通俄門」調查已進入後期,新司法部長上台意味著一場圍繞調查結果展開的政治大戲正在拉開序幕。而中國不僅又到了「兩會」時期,而且,習近平以甚麼樣的「治國方略」來應對特朗普的「非常規」打擊帶來的美中關係新格局?也到了要「亮相」的時刻。在這個時刻,最近發生的「王法官自盜案卷」的奇案所引起的輿論震撼,竟然超過了正在緊要關頭的美中貿易談判,說明這一新聞背後,有事關大局的政治意義。

這些正在發生和可能發生的重大新聞事件,無疑強化了許多人「天下紛紛,真偽難辨」的亂世感,同時也指向了一個許多人關心的問題:在如今這個所謂的「後真相時代」,佔據國際政治舞台中心的強人政治,能建構一個相對穩定的秩序嗎?比如,特朗普和習近平看來確實都希望在貿易問題上成交,但他們能做到嗎?特朗普上周在白宮見劉鶴及兩國談判代表,毫不在意地公開了他與美方首席代表萊特希澤的重大分歧,著實令中國的反美勢力興奮了一把。他們認為習近平「硬著頭皮頂住」的策略終於成功有望,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打不下去了。對於那些信仰好死不如賴活著的人來說,這也就意味著「中國又贏了」。但那些寄希望於特朗普壓中國「結構改革」的人不這樣看,他們仍在期待貿易戰會推動中國靠內力無法推動的改革,比如說,開放網禁。

哪一種期望將更貼近未來的真實?或者說,哪一種人會在強人政治主導的「後真相時代」感覺更好?我的理解是,「後真相時代」的本質是舊的意識形態話語失靈的時代,這不等於自由、平等、法治、民主這些現代價值已經失去意義,但確實意味著必須創造新的意識形態話語才能重構基於這些價值的新秩序。在此之前,感覺好的只能是那些從苟且人生的哲學中獲利的人,而不會是那些為「良知」所苦的人,更不會是那些富於「正義衝動感」的人——無論左派還是右派。

不過,與意識形態大顯神威的冷戰時代不同,在當今傳媒環境下生存的政治強人,感覺並不好,這也是「後真相時代」一個重要現象。有人把他們的狀態形容為「政治凌遲」,原因之一,就是沒人像冷戰時代那樣,真把政治強人奉為神靈。當今世界的強人雖然仍能帶來巨大的風險和災難,但他們加害於人的能力也受到資訊發達的極大限制。在很多情況下,他們陷入了「皇帝並無新衣」的窘境。

政治強人不可期,新的意識形態話語從何而來,新的政治秩序如何建構?我還看不到答案。但我相信,儘管中國有很沉重的歷史和文化包袱,但不是沒有機會。原因之一,就是中國正在發生一次被許多人所忽視的知識大躍進。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國不僅第一次與西方文明站在同一技術平台上,而且,在今天這個時代,中國面臨的內外挑戰,比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更具普遍性。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

*美國總統特朗普已宣布延後對價值兩千億美元的中國貨增收關稅,但尚未公布具體延期時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