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爆發「新非典」的警世意義

2020-01-2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豬年歲尾,對中共政權災難性的壞消息依然接踵而來。人們還未來得及消化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武漢「新非典」疫情(學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又坐實了最壞的疑慮,那就是這種新病毒不僅可以人傳人,而且其傳播已經失控。不難看到的是,所有這些重大的壞消息,都有一個共同的直接原因,即中共當局的嚴重誤判,而這種系統性誤判背後的原因,就是中國「王朝末世」報喜不報憂的官場文化。

此次「新非典」疫情爆發,正值春節前夕的春運高潮,也正值中國經濟處於十分脆弱的關口,這場公共衛生危機對中國經濟和社會的災難性後果將難以估量。不過,從國際和中國政治的角度來看這場危機在此時爆發,有十分重要的警世意義。從上次「非典」爆發到現在,十七年間,中國國力有了非同尋常的增長,但事實也表明,中國不僅沒有從上次災難學到任何教訓,而且其自欺欺人的政治文化,因國力增長而給自己和世界帶來了更大威脅。

對於這種威脅的嚴重性,尤其是其緊迫性,無論在中國還是在外國,都有許多人認識不足。我聽到不少人說,習近平還可以再幹十到二十年而不會遭遇任何大的挑戰。從表面看,這種說法確實有道理,因為你完全看不到中共黨內有任何人敢於挑戰他的權力,而社會上更沒有任何有組織的反對力量。而這次「新非典」爆發的警世意義就在於,它告訴世界,中國的內部危機具有非常大的失控危險,因為在許多國家尚起著防止和阻止危機爆發和擴展的社會和政治機制,在中國已遭到系統性的摧毀。更為嚴重的是,中國邪不壓正的輿論和社會心態,起到了一種推波助瀾、放大危機的效應。

坦率地說,當武漢發現新冠狀病毒的消息剛剛報道出來的時候,我和許多人一樣,不能想象中國當局會讓這次危機發展到現在這種程度。首先是因為有了上次「非典」的教訓,而現在的當權者都是當年危機的過來人。更何況,他們應該比所有人都更清楚,這一次若發生疫情失控,其經濟和政治後果之嚴重性。結果是,疫情還是失控了,而且直到明顯擴散到國外,最後當局才做出反應。

現在沒有人會天真地相信,疫情失控是因為沒有了蔣彥永這樣的人,因為中共已經系統地杜絕了這種人發聲的可能。我相信許多人現在能明白,中國今天的局面不是當局無意造成的,而是自覺選擇的結果。所以從道德上批評他們,已經不會發生太大影響。世界必須要為這樣一種可能做準備,那就是中國的內部危機不僅存在全面失控的真實危險,而且中共當權者是否有意願、是否有能力減少這種風險,也成為一個真的問題。

從這樣一個角度來理解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做出的一些妥協或許是有意義的,那就是美國現在還不能冒讓中國內部危機全面失控的太大風險,因為中國內部危機全面失控必然會危及美國的基本利益,指望中共對中國未來負責已完全不現實。同時,從這個角度也有助於我們理解,為甚麽美國需要更加堅定地支持台灣和香港人民對大陸強權的抵抗與抗爭。台灣和香港自治力量和自治文化的全面瓦解,無疑會放大中國一旦失序給周邊和世界帶來的災難,反過來,增強台灣和香港的自治能力,將有助於在大陸危機全面爆發時,中國人自助和自救的能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