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身份認同民調 論香港公民國族主義

2019-12-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12月22日過千人在香港中環的愛丁堡廣場,出席聲援維吾爾族人權的集會,可謂是類似集會中人數最多的一次;一直以來海外非常關注「新疆」與「西藏」的少數族裔人權問題,然而「華人」的主流卻對此長期迴避,把問題簡化為藏獨、疆獨,如今更把香港問題簡化為港獨,然後就變成配合中共的長期宣傳,把獨說成毒,好似與「中國人」的身份有衝突似的,令一些自稱愛國的人痛心疾首,或避之則吉。

的確問題的根本,既來自是否認同「中國人」,更來自這種身份認同背後,所渲染的是甚麼種類的國族(民族)主義;早幾年香港有關於六四晚會的爭論,雙方口水爭執的意義,就是揭露兩邊都搞錯了立場。一些曾自稱本土派者,指「六四」是中國的事,支持本土或港獨,就不應該關心中國問題;反之一班傳統「愛國不愛黨」陣營,則質疑支持本土會「自我邊緣化」、失去「中國民運」支持,或是孤立很「自私」;然而真相卻和他們爭論的相反──六四晚會的參加人數,由2009年至2019年連續十年,每年都有十幾萬出席人數,與2009年之前的平均5萬人左右,相距超過1-2倍,而這10年正是香港本土意識抬頭,所謂「被港獨」的10年。

參考香港民意研究所的數據(以前稱港大民調),港人認同自己為「中國人」,即廣義中國人──包括中國人,住港的中國人,是其歷史高峰點51.9%,正是2008年12月,即北京奧運之後的一次調查,之後隨著三鹿毒奶粉等的醜聞而拾級而下;由2010年起即長期維持在35%上下多年,而在立法會DQ(撤銷議員資格)案後再跌到30%左右,而2019年反送中時跌到餘下20.9%;如單看18-29歲的青少年群組,2008年12月青少年認同是中國人(廣義)的41.2%,自後就急轉直下,在2011年的12月最後一次達兩成以上(20.5%),自2012年6月梁振英上台推「國民教育」後就從此不足兩成,更在2016年6月即魚蛋革命(旺角騷亂)後,首次跌到不足10%,曾在2018年尾各界推廣「大灣區」時升回10.5%,在今年反送中運動又「打回原型」,創下歷史第三低的4.7%。

然而單論2019年反送中運動的影響的話,卻是首次令30歲以上者對中國人認同感跌達11.8%,只餘下24.6%,因此反送中的確是一場「時代革命」,因為多了11.8%的30歲以上人士,由原本自認是中國人(廣義),改為認同是香港人(廣義),而30歲以上人士在2007-2008年,接近55%自認是中國人(廣義),如今只餘下不到一半!

問題來了,為甚麼2008年有近五成港人自認是中國人(廣義),卻只有不到5萬人出席六四集會,捐款只有68萬;而2019年只餘下兩成多港人自認是中國人(廣義),卻有18萬人出席,捐款達275萬呢?為甚麼香港人愈自認不是中國人,卻愈關心中國的民運,愈支持中國被迫害的人士?為甚麼愈認同中國,愈想做中國人,卻愈不關心中國被迫害的人士呢?這不是和親支聯會人士的說法,或反對出席晚會那群自稱本土人士所說的,完全相反嗎?

真相是對大多數人而言,黨就是國,認同中國,就等如認同中國共產黨。因此數據說出的真相,就是不愛國,不認中國人,才會更關心中國被迫害的人,特別是以往「大中華國族主義」所忽視的少數族裔。這半年反送中運動所揭露的,「香港人」身份所包含的,絕不是甚麼優越感,或者排外歧視,而是民主、人權、法治等的公民價值,所建構出來的公民國族主義(Civic Nationalism),因此早前由連結少數族裔如南亞人,關心印尼裔記者被射眼,公民記者被逐出境,以至近日關心維吾爾人集中營等,這些都是以「香港人」身份可以連結,而以往用「中國人」身份會排斥的事情。

因此進一步推論,只有更多港人能夠擺脫「中國人」身份,才能跳出黨國思想牢獄的視野,而質疑中共管治的合法性,而不能再以經濟手段去分化或者收買。所謂「愛國」、「人心回歸」,意味就是變成中共黨國洗腦下,沒有思想與靈魂的奴隸。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