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13万人示威从何而来?

2019-04-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近年来香港民主运动,一直面临无法动员市民参加示威集会的困局;自2014年长达79日雨伞运动的退场,2016年旺角「鱼蛋革命」的骚乱,2016-2017年一连串的DQ,以至两场补选的败北,民主阵营一直面临一个困局,就是港共政权在如今野蛮到底的中共加持下,基本上决定漠视香港的民意,由上届特首梁振英,换为今届特首林郑月娥,其新特色就是把特首以至其所谓管治团队,视为如厕纸般「用完即弃」,不断透支其信用与民望,去达至中共的政治目的。

全个民主阵营,在这样的新局势下,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拆解,无论是传统的示威集会,或者更激进的暴力抗争,都只能动员各自的基本盘,既无法感动更多的市民,亦无法集合成一股可以威胁其统治的力量;随著领头人纷纷入狱,于是出现近几年的政治低潮。

然而被称为「送中条例」的《逃犯条例》,与以往其他事情最大的分别,就是真的威胁到大多数市民,特别是会前往中国大陆,无论是游乐、探亲、工作以至做生意的一群;愈是与中国大陆关系密切,就有愈高的风险,同时愈清楚中国大陆的法制,如何无法无天。因此对人性本自利,或自私者而言,正和这一群与中国关系密切的人,息息相关;这些人当中平日自认政治冷感,甚至是属「浅蓝」的亲政府支持者,以往常挂在口边的,如不应「事事挑战政府」的乡愿,如今火烧埋身,终于知道要出来反对。

署理特首张健宗说,游行人数非重点,但特区政府的警察,却故意贬低历时三个多小时,横跨铜锣湾到立法会的游行人数,只有22800人;事实上每年农历新年或中共国庆的烟花,由同一队警队点算,却可以得出港岛有30万人,维港两岸加起来50万人观赏的数字;而警察于2017年旺角的警察俱乐部集会的数字,也可以算出3.3万人,这种故意贬低反对政府人数的做法,正说明了最紧张数字的不是市民,而是这个无耻的特区政府。

政府把「送中条例」说是为了台湾凶杀案的疑犯而设,而台湾立法院甚至通过议案,以及早已回覆,绝不接受把台湾视为中共国一部份的政治修订;然而这个特区政府,已经一如中共政府般,只会透过宣传机器,把谎话说一千次当成是真的做法。香港人的困局,即在于无论做甚么,政府都打算一意孤行;有些人因心灰意冷,而不断质疑,为何仍要参与没有结果的游行,甚至说不断重覆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是一种病态;更甚者对参与游行的人,作出冷嘲与热讽。

的确华人社会,总有些人永远盲撑政府,因此中共可以永续统治下去;和平示威的集会,有国际社会的声援,却被政府所无视;把行动升级,社会上多数保守的人,就会害怕乱,害怕自己的利益受损,例如阻碍其返工与享乐,而改为支持政府;至于采取暴力抗争,既要承担沉重的法律责任,甚至会被「怕乱」的多数人谴责,于是甚么方法都不是方法,只是一种表态而已。

然而甚么都不做,一如在车厢见到有人「打尖」无礼等,当所有人都不愿出声,那些人就会更加得寸进尺;华人社会最悲哀的,就是有人出头,往往得不到其他人的声援,反而会被人怪责多事,甚至冷嘲热讽出头也无用——自己不做,还要笑别人做,这种思维方式,正是华人文化无法建立民主社会的根源。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