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斯里兰卡恐袭与佛教激进主义

2019-04-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常在华人长者口中听到一句说话︰「都是佛教好,无论是西方的基督教、天主教,以色列的犹太教、中东的伊斯兰教,常常都打打杀杀,又十字军又恐袭袭击,远不及佛教爱好和平」──这些长者所不知道的,就是任何宗教去到极端排他,特别是结合了国族主义(民族主义)后,都一样会发展出恐怖主义的特质;在华人世界观中,看不起斯里兰卡(锡兰),也看不起缅甸,因此一直对这些佛教国度的战乱视而不见,完全不知道佛教也可以发展出激进主义,去迫害其他居于少数的宗教与少数民族。

斯里兰卡在复活节假期的八宗连环袭击,造成二百几人死亡,四百几人受伤,恐袭成因与动机未明,当局初步调查怀疑为一称为NTJ(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的当地激进穆斯林组织所造成;然而诡异的是,斯里兰卡近2200万人口中,过70%是佛教徒,其馀是约13%的印度教徒,以及各不足10%的穆斯林与基督徒;因此多年来的问题,就是占大多数的僧伽罗人佛教徒,在国族主义影响下,针对其他少数族裔与教派教徒的迫害;发动泰米尔独立战争的「泰米尔之虎」,发动游击战与斯里兰卡政府由1976年交战至2009年;而近年则为一些激进佛教组织,如自称为BBS(Bodu Bala Sena)的组织,多次发起反穆斯林以至基督徒的示威,袭击与焚烧异教徒的房屋及商铺,如在2018年3月,激进佛教徒放火焚烧穆斯林的商铺及清真寺,导致斯里兰卡政府要宣布紧急状态令。

近年斯里兰卡的基督教会,不断投诉受到佛教僧侣的恐吓,包括打断活动、掷石、毁坏聚会地点等,而多数为亲佛教僧伽罗人的警员,则拒绝受理;美国国务院就斯里兰卡的人权报告,指斯里兰卡的亲政府佛教僧侣,经常试图关闭基督徒的教堂与穆斯林的清真寺,因此如今政府揭发发动恐袭的,是与当地基督徒同处于少数的穆斯林,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其动机,毕竟近几年互相冲突攻击的,多为处于多数的佛教徒,针对少数的穆斯林,以及针对少数的基督徒;即使作为弱势的一方反击,理应是针对多数派的复仇,为何竟会变成针对同为弱势少数的一方?因此案情应比表面看复杂,必须有待事实的进一步证明。

中共的《环球时报》则「抽水」评论斯里兰卡的恐袭,宣称中国「成功遏制」恐袭,声称中国这种模式(意指在新疆针对维吾尔人的「再教育营」),意义重大云云;然而真相却是,中国是采取绝对的极权,而其他发展中国家没有这种能力而已;或许中国今日的财力,可以令一众伊斯兰国家以至「圣战组织」,对中国针对穋斯林的做法视而不见,然而这种政治迫害的极端的做法,只是把仇恨用更极端的国家暴力所压抑,制造出一个更长远的仇恨,最终只会令恐怖组织「看上」中国,绝非解决问题的方法。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