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人口早已过多

2019-04-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运输署上星期的文件透露,港铁有五条线在繁忙时段的路段,于2018年都超出了系统负荷,载客率达113%;至于为解决乘客过多,而更新信号系统工程(早前在测试时发生严重意外),工程即使完成,根据港铁的预计,对其7条线的整体载客量也只能增加10%,亦即杯水车薪无济于事;90年代宽阔舒适的车厢,如今只存在于记忆。

今日车厢之挤迫,今日的「非繁忙」,等如廿年前的「繁忙」;今日的繁忙时段所谓「载客」,其挤迫程度却有如「运猪」而非「运输」;繁忙时段的车厢,早已取消大量座位,有塞入毒气室般你推我撞,挤得密密麻麻;上班人士往往浪费时间生命,要等几班车才上到这种挤迫的车厢,偏偏香港有些权贵却麻木不仁,一方面又说路面早已塞满车,要支持铁路优先政策乘搭港铁,同时承认港铁已经去到载客上限无法解决,然后却仍可说香港人口不算过多,应容纳更多移民,彷佛这些「生力军」不会占用更多空位似的。

可是这些客观的事实,却常被香港有些人挑战,有些人是因为其「大中华」认同,坚拒承认单程证是特权,再三要强调的真相,就是只有单程证可以在免资产、品格、房屋审查来港家庭团聚,而无资格申请单程证的白人、黑人、台湾人却要审查,对歧视非中国人问题,这些人每次被问到都只会回避;另外如学者周永新,则撰文说:「虽言香港有人满之患;但挤迫的情况看来只限于市区;一旦离开旺市,便未必有这种感觉。」──7条港铁线有5条载客率超出负荷,在这些权贵竟可无感,用相同的逻辑,又是否可以当医院迫爆的问题不存在?「虽言香港医院有人满之患,但挤迫的情况看来只限于病床;一旦离开病房,便未必有这种感觉」,这种充满歪理的逻辑,正是香港一些左翼黔驴技穷的托词。

而社区组织协会的何喜华,甚至搬1798年《人口论》的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出来,指科技大大提升了粮食生产,而令其推论的人口成长极限没有发生,然后就跳跃到香港没有人口过多的问题;大家当记得2017年同是社协的施丽珊,在电视访问声称,应要讨论政府开发郊野公园建屋的政策,其实就是要再进一步破坏大自然,即透过大量斩树来建屋──那么早前左翼广传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委员会的报告,指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去解决地球暖化的温室效应问题,地球上各种生物包括人类,都将会因而灭绝的警告,难道又是假的?究竟环保救地球优先,还是要让中国移民涌入香港优先呢?难道这些平日不断叫人环保的左翼人士,相信「全球暖化」,以至人口过多都只是伪命题吗?

全地球最大的污染源头,就是人;一些对人类文明负责任的国家如日本,就是选择甘愿让人口老化,以保护地球的环境,即使人口老化影响其经济,也在所不惜;偏偏日本这个良好的例子,落在这些华人甚至是「学者」的口中,却成为了失败的代名词。人口老化又如何?经济增长放缓又如何?日本老人的生活过得好,还是香港的老人呢?日本青少年的生活环境、居住环境过得好,还是在大陆,或者在香港的青少年呢?

这些左翼平时口说质疑,甚至反对资本主义,却对资本家的平价劳力念念不忘,不断为老板担心劳工短缺令人工上升,当自己就是大老板,而不是期望人工上升的打工仔似的;正是这种身为劳工的身份,却以权贵的思维来思考,才会得出「人口老化」很可怕的结论,加上仇日的思维,走去质疑日本的「人口困局」——要人口,大可以大开中门,去收容非洲与中东战乱的孤儿,为何所谓「大爱」,永远都只限「中国人」?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