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胡耀邦與習近平的根本區別

2019-04-1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本周一(4月15日)是中共前最高領導人、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的忌辰。胡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倡導者和領導者,也是主張拋棄違反人性的僵化政治體制的先行者,在頑固僵化腐敗的共產黨高層中間,人們通常視胡為一個異類,他也因此得到了廣大民眾的擁戴和懷念。一九八六年底,他遭到垂簾聽政的中共元老們和「左王們」的政治陷害、人格羞辱和政變顛覆,隨後在鬱鬱寡歡中度過了生命的最後兩年。

胡耀邦的去世引發了全國範圍的群眾悼念活動,人們對於他對國家發展的貢獻和政治主張表示懷念,對他生前受到的不公正對待表示不滿,對迫害他的政壇元老和左王們表示憤怒。這場自發的民眾悼念活動遭到了共產黨高層頑固派的刻意冷落和蠻橫壓制,由於矛盾激化,它最終演變成針對共產黨政權的一場大規模群眾抗議活動。這場和平抗議因為中國政府的血腥鎮壓而結束,文革之後的一個短暫的政治解凍期也隨之被黨內頑固派徹底終止。

三十年來,尤其是習近平執政以來,中國的政治改革停滯不前甚至向毛澤東時代的反人性制度回歸,執政黨的意識形態和政策主張進一步背離人民的願望,在這種歷史背景下,在民眾的心目中,胡耀邦、趙紫陽等被廢黜的前領導人已經成為中國政治和經濟改革開放的一個符號,一個可以用來與那些目光短淺、心胸狹窄、私慾橫行、能力低下的中共領導人進行對照的鮮活坐標,當時的改革派領導人順應和參與歷史潮流的勇氣和無私胸懷,與現任領導人維護一黨之私的倒行逆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胡耀邦與現任中共領導人之間在政治立場、個人品德以及領導風格等方面都有著根本性的不同。其中最為基本的不同在於他們對於人民、國家和黨之間的關係持有完全不同的立場。胡耀邦始終將人們的利益視作執政的根本,為了這個根本的利益,他可以坦誠地批評自己參與領導的黨,大膽地改革自己參與創建的國家制度。而以習近平為代表的時任保守執政集團則始終將執政黨的一己之私置於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之上,極端仇視和不留情地扼殺任何觸動執政黨政治、經濟和社會特權的建設現代法治制度的努力。

胡耀邦主張和全力推動建設的政治制度是一個符合人性的、寬松的、讓所有參與者能夠暢所欲言的現代政治體制,他重新工作之後對執政黨在歷史上推行的種種違反人性的政策進行徹底批判,還堅決抵制黨內頑固派力圖發起的一次又一次新的政治清洗,竭盡所能地保護持有不同政治見解的知識分子和普通民眾。而現在的最高領導人則是一個傳統鎮壓性政治體制的信奉者,他對所有的不同意見都有著本能的恐懼,都採取極端粗暴和違反法治的鎮壓措施。

出於對中國執政黨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教訓的認真總結,胡耀邦是個人崇拜的堅決反對者,他主張法治,反對人治,反對對包括自己在內的黨和國家高層領導人的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而現任領導人則是一個推行對自己的個人崇拜的始作俑者,不僅明目張膽地糾集一些治國無方、拍馬有術的政治小人為個人崇拜興風作浪,而且公開對冷落個人崇拜逆流的黨內和社會力量進行政治清洗,這種做法正在將中國拉向愚昧,推向黑暗。

胡耀邦是一個具有開放視野的大國領導人,主張虛心學習人類文明發展的一切成果,力主對包括日本在內近鄰國家採取和睦政策,對美國和西方國家採取友好政策,他的虛心和開放立場為中國迎來了歷史上最為寬松的國際環境,對中國的和平發展功不可沒。現在的中國領導人則目光短淺地放棄和平低調的發展政策,急於滿足自己充當國際領袖的虛榮心,甚至不自量力地輸出不得人心的意識形態,這些做法惡化了中國與周邊國家以及世界文明力量的關係,給中國的進一步發展帶來了嚴重障礙。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