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2020年:香港抗爭運動前程艱難

2020-01-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最後一天,中國主席習近平在北京發表了新年賀詞,在賀詞中再次提到自六月初以來被市民大規模的抗議風暴所席卷的香港。在他的心目中,相對於麻煩不斷的香港,步步緊跟北京的澳門才是實踐「一國兩制」方針的典範。他說:「澳門的成功實踐表明,『一國兩制』完全行得通、辦得到、得人心」。顯然,他希望「麻煩制造者」香港向「乖乖仔」澳門看齊,停止要求自由、法治和民主的示威活動,做一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規中矩的中國行政區。

在深圳灣的對面,香港市民用行動對習近平的講話給予了清晰的回應。元旦當天,一百多萬市民再次上街,不妥協地重申了他們的政治訴求,拒絕了習近平描繪的「繁榮穩定」的虛假前景。他們不相信習近平和北京的中央政府,不相信共產黨在香港指定的代理人,這種對北京的不信任來自於香港主權回歸二十多年以來他們的切身體驗。他們知道,現在習近平口中的「一國兩制」不是當初鄧小平所承諾的那個「一國兩制」,也不是香港人心目中所期待的「一國兩制」。

過去二十二年的實踐、尤其是習近平上台以來的實踐清楚地表明,在中國保守派領導人心目中,香港應該是共產黨領導下的香港。而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最根本的標誌,現有的香港政治制度本質上是將共產黨的領導直接嫁接到香港,這種嫁接的一個最突出表現是:由中國大陸的共產黨組織決定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遴選和任命,同時控制香港立法會多數成員的挑選,在此基礎上,共產黨還要求將特首的行政權凌駕於司法權和立法權之上。

這種制度根本不是現代資本主義民主制度,而是大陸社會主義制度的變種。在香港真正實行「一國兩制」的關鍵在於拋棄由共產黨任命特首和操縱立法會選舉的政治制度,實現真正的「雙普選」。有人爭論,在港英時代,港督是由英國政府提名、女王任命的,為甚麼中國在回收主權之後不能繼續任命「特首」?殊不知,當初港督需要負責的是英國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而現在特首需要負責的是中國社會主義專制制度,當初香港和英國是一國一制,現在香港和中國也是一國一制,將當前的政治制度描述成「一國兩制」是一種卑劣的政治欺騙。

民主是良好的現代資本主義制度的必要條件,但並非充要條件。歷史證明,一個沒有政治自由和獨立法治構架的民主不會產生出一個高效率、有秩序的資本主義民主社會。而在中國共產黨的政治詞典中,憲政民主、司法獨立、言論自由等等都是禁忌。自從香港主權回歸之後,共產黨也一直試圖在香港通過修改法律和政令等方式來蠶食公民思想自由、言論自由、人身自由的空間。雖然每一次倒退的立法、修例都引來大規模的社會抗議,但是共產黨從來沒有死心。

北京政府最近重申對林鄭月娥和香港警察的公開支持,香港政府的有關部門正在對參與和支持「反送中」活動的公務員和教師進行「秋後算賬」,開年以來香港警察更加囂張地在街頭亂用武力,立法會內親北京建制派正在發起對從幼稚園到中學的教科書的審查等等,所有這些都表明北京正在組織一場規模巨大的政治反撲。面對這樣一個手握巨大資源而又迷信強權的政治機器,2020年對香港民主派和廣大市民而言,絕不會是道路平坦的一年。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